综合资讯

comprehensive
综合资讯
二手游戏怎么了?从《鬼泣5》一次性中文语言包
 

  《读者》《青年文摘》堪称我国杂志行业的《COD》《FIFA足球》,所谓“比山还大的砂砾”,是指他们有时采编的一种文章范式,通过讲述故事主人公在一件小事上面的错判或者困境,折射出细节对于成就大业的微妙作用。

  当国外优秀游戏厂商攀登中国市场这座大山时,“没有中文”(或者用大家更熟悉的表达就是“无中言屌”)曾是他们登山靴里非常硌脚的一颗尖锐砂砾,直到他们停下来,脱下鞋子甩掉砂砾,从此才健步如飞和中国玩家做起了彼此生意和生活上的天使。

  但是,《鬼泣5》PS4的港版实体光盘却将“中文语言包”作为特典DLC单独提供,下载并安装后港版游戏才能显示简体或者繁体中文字幕,且该兑换码只能使用一次。

  这就意味着,如果玩家买了一张实体港版《鬼泣5》并使用了该兑换码的话,那么当这张盘日后作为二手交易时,将不再具有“中文版”这一关键的商品属性。

  这也成为《鬼泣5》这款旷世ACT佳作脚下看似微乎其微,但却让人倍感几分难受的砂砾(特别说明:以下言论仅针对《鬼泣5》“一次性中文语言包”的商业运营行为,无关游戏本身的超高素质)。

  作为一款经典动作游戏在本世代的高调回归之作,《鬼泣5》铺垫了充分的剧情悬念(尼禄的断手?读书人V是谁?维吉尔来不来?),展现了高超的游戏素质,临近发售日的第一批媒体打分也证明了该作非但宝刀不老,而且还更加锋利耀眼。

  本土化方面,此前的《怪物猎人:世界》在宣传期虽然迟迟没有敲定中文上线时间,但结果却在发售前完成压哨绝杀,让中国玩家第一时间敲锣打鼓加入到狩猎狂欢;《生化危机2重制版》再接再厉,中文语音+字幕打包奉上,只许你说不喜欢,不许你说人家没诚意;到《鬼泣5》一切已变得顺理成章,玩家们预购的预购,下单的下单,吃现的吃现,视频通关的也准备好了饮料零食,结果预购数字版的和视频通关的朋友按部就班各取所需,但提前下单预定和准备扑到店里拿实体版的玩家却看到了一个阴影般的消息。

  买来时还是中文版的游戏,等到自己再想卖的时候就不是中文了,这意味着什么?

  很简单,意味着要刀不少钱,而且还未见得好出手。另外这两天由于事件热度的关系,有玩家就到某大型二手交易网站观察行情,结果却“没有搜到您想要的宝贝”,但实乃“鬼”字所致,并不针对游戏,不要多想。

  我国主机游戏市场的情况比较特殊,简单来说,以前玩主机游戏的朋友(没有拿PC玩家当外人的意思,只是因为中文补丁和本土代理商的关系而让PC玩家先天具有较好的本地化体验)几乎都是吃“生肉”长大的,RPG甚至AVG尚且抱着攻略硬啃,ACT的语言问题就更加不往心里去了。

  然而习惯这种东西就是这样,当有了更好的,更适合自己的,就没人愿意再退回到过去,如今一款游戏大作在其推出中文版之前,大都很难形成话题。

  反映在市场上,便是同一款游戏中文与非中文版巨大的价格差异,最早将这一消费主张明显呈现出来的游戏是PSV版的《女神异闻录4黄金版》,该作集素质优秀、平台热门(当时PSV还是上升期)、文本含金量高于一体,中文版从发售便一路狂涨,早买早通关(或坑了)早出手的玩家也体会到了玩游戏还能“赚点”的生活小惊喜。

  时间快进到当下,NS发售至今已经出现了不止一款“理财游戏”,比如一度居高不下的《异度神剑2》,公布中文补丁(仅仅是公布而已)后原地涨价的《旷野之息》《暗黑破坏神3》都明确将中文和“保值”划上了等号。

  而同一款游戏如果没有中文价格又怎样呢?假如中文版发售有三个月以上的延后,商家会视作品人气采用预售贩卖,同步的话非中文版压根就不进货了(真是奔着收藏原产地版本的玩家,大都精通“亚马逊”,用不着商家赚差价)。至于说“ACT游戏有没有中文无所谓”或者“本人外国语本当上手”,道理没有错,但在绝大多数消费者掏钱时往往不成立。

  这就是此次《鬼泣5》“中文版”直击痛点的地方——通过二手料理把熟肉又变回了生肉。

  为了减少二手游戏市场对自身造成的不利影响,游戏厂商们先后采用过三种应对策略,一是明着怼,二是敢怒不敢言憋着,三是积极宣传数字版的好处。

  1998年,由SONY、CAPCOM、SQUARE、KONAMI、NAMCO(不久SEGA也加入了该阵线)代表全行业(任天堂:“他们闹他们的,并不代表老夫”)向东京地方法院提请仲裁,要求禁止二手游戏的贩卖,经过四年的不懈努力,最终在2002年,日本最高法院第一小法庭的首席法官井岛一友驳回了游戏软件开发商“二手软件自由流通违法”的上诉,在日本明确了“二手游戏软件自由流通合法”的司法解释。

  在美国,虽然没有类似的大规模诉讼出现,但游戏厂商们一刻都没有停止过“二手游戏毒害业界”的言论。

  经销商GameStop拥有上百人的大型工厂专门处理从全美回收来的二手游戏软硬件,除了给主机翻新以外,还会给“成色”很差的二手游戏进行抛光和清洗,在实体游戏零售依然景气的年份里,这座工厂每年会处理100多万台硬件和1700多万套游戏,而这还只占实体店回收总量的20%,剩下80%不需翻新处理的直接在店里就完成了二次出售。

  尽管GameStop曾不止一次向厂商反馈有七成顾客在出售二手游戏后会立刻把得到的钱用来购买新游戏,但其年度财报上始终高于新游戏利润的二手游戏利润也一直都是厂商的眼中钉,肉中刺。

  当然“没理也要狡三分”厂商们也并非一直吃瘪,就在今年年初,日本政府重新修订了反不正当竞争法(Unfair Competition Prevention Act)。正式将使用存档修改器修改游戏内容,和不经过软件开发商授权交易游戏兑换码等行为列为非法。违者可处高额罚款,这让日本成为首个禁止二手兑换码交易的主要电子游戏消费市场。

  微软也曾一度想要按下核按钮,通过硬件方式从根本上杜绝二手游戏交易,也就是XBOX ONE当初计划采用的“游戏一经激活,不得再售”,由于该计划最终流产,我们也就无法见到其实际执行过程,但《鬼泣5》此次的“实体盘内置一次性中文语言兑换码”倒是颇得其真传。

  需要提醒大家的是,当初索尼花式嘲讽该方案,玩家也极力反对的时候,其实第三方厂商们并没有公开表态,他们的心态好比是“这方案太狠了,要是能成功对咱们大大的有利,但公开站微软的话等到革命失败没准会被玩家秋后算账,所以还是别吭声了”。

  最终,随着技术发展,游戏厂商们渐渐发现用宣传促销的方式推广数字版的成果远大于去硬怼消费者天然的二手买卖权益,尤其在我国PC玩家占据绝大多数,且没有建立完善的线下(或者线上与线下结合)二手游戏交易市场的情况下,数字版也因此成为很多玩家顺理成章的选择,既然如此为何《鬼泣5》还要出此下策呢?

  最“显眼”的受益者当然是CAPCOM,毕竟只要实体游戏存在一天,“禁止转卖”都出现在游戏厂商愿望清单的显著位置上,我理解厂商的诉求,但不能接受这种显然没什么道理的粗暴做法,预期中多卖的游戏数量,恐怕也难以弥补在玩家群体中造成的口碑落差。

  其次是香港代理商,在CAPCOM亚洲区总代理对“一次性中文语言包”的解释中谈到这么做主要是为了保护港版游戏的销量。

  因为以他们过往经验来看,同级别大作发售时往往会有大量日本或是欧美版游戏从海外流入亚洲市场,且价格比港版低廉,在同样包含中文的情况下,玩家往往倾向于海外版,所以直接影响到了港版游戏的销量。他没说但是理所应当推理出来的结果就是——进而影响了香港游戏商家的生意。

  且慢。列位买了PS4实体版《战神》《怪物猎人:世界》《刺客信条 奥德赛》《生化危机2重制版》的读者朋友们,请告诉CAPCOM亚洲总代理,咱们手里的游戏究竟是代理的港(亚洲)版,还是其所谓的日本或者是欧美版?而在同样包含中文的情况下,大家又是否真的“往往倾向于海外版”?

  因为我国大陆有严格的海外出版物引进条例,所以大量港版以外的游戏也是由香港专门从事游戏生意的商家依靠其地理条件大批量引进并贩卖至大陆(传统渠道+电商),这批商家掌握绝对的货源控制力和定价权。

  况且他们非常清楚中文版与非中文版游戏在大陆的行情(无中文的PS4版《暗黑3》和全套中文的NS版《暗黑3》,货源都是他们,两者之间四舍五入能差出一张国行版《地平线》的价钱),借势涨价已是常规操作,《生化危机2重制版》口碑爆棚时港版提前偷跑加价至400元的是他们,这让有心收藏的玩家见价格如此不合理纷纷选择PSN或Steam,等到过完春节,如今见大势已去游戏降至270元的也是同样一批上游商家。

  另一方面,国行一年来受客观因素影响迟迟无法跟进一线大作,使得香港商家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作为实际消费者的我们去直接与“亚洲总代理”接触,包括这次《鬼泣5》的特殊情况,也是香港商家出于职业精神第一时间知会大陆渠道,进而在社交网络上扩散开来的。

  数字版大势所趋香港商家必然无可奈何,但地理条件也导致他们无法染指大陆的二手游戏市场,这样一来全新游戏大作就成了重要盈利点,限制二手也符合其自身的商业利益。

  最后,国内销售《鬼泣5》的两大主要渠道:贩卖实体游戏的传统商家和以特殊折扣价专卖各数字版的商家,后者可以从前者那里获得一定数量的用户转化。原因很简单,原本既想玩游戏又打定主意出二手回血的玩家,折扣价购入数字版就成为最经济的选择。

  限制二手未见得就让玩家选择正版全新或者数字全价,在我们这里,办法总是多过问题

  而事件的主人公——港版《鬼泣5》的价格呢?从上周三香港偷跑给出的420元(低于二十张不发货),到周日已经降到了350元了(五张包顺丰)。

  或许等到下一次CAPCOM再出优质大作(我相信以CAPCOM目前的实力和状态不会等太久)的时候,CAPCOM亚洲总代理就要想想其他方法来“保护”港版实体游戏的销量了。

  我经营实体游戏店已经快十二年了,自认为阅玩家无数,既是玩家又在游戏方面不怎么舍得花钱的大有人在。尤其今年春节假期,赶上大环境导致的部分因素,大家工作赚钱比往年更加辛苦,对未来的预期也少了几分梦幻的成分,所以生活中遇到花钱的时候更加精打细算,有时两口子进到店里买PS4,能看出来哥们儿虽然在家里已经做好了媳妇儿的工作,也还是会问“游戏有没有什么便宜又好玩的推荐?这个《战神》能给找张二手吗?有适合跟媳妇儿一块两人玩的吗?”

  “您可以关注一下PS+的会员游戏,看到有喜欢的就充一个月。至于二手游戏呢,数量有限,您可以这样,先把自己最喜欢的买一两个回去玩,等玩完了您当那个二手卖家,照着X鱼最低价格持平或者再便宜点,卖了之后再添点钱换别的游戏玩,一年花不了多少钱,游戏也不少玩。”毕竟您生活上还有那么多花钱的地方,我完全能理解。后面这句我只是心里明白,但不会和人家说,说出来显假——买游戏不给顾客优惠,装什么知心朋友啊。

  玩家此番对CAPCOM的不满,根本原因在于被厂商区别对待了,而且是被虐待而非优待,但在随之掀起的这股舆论风波中,却不知为何又把“二手游戏是否等于盗版”这个幽灵般的话题再一次拿到了台面上,大家既然已经都选择正版了,就不能停止互相伤害了?(你说什么?《鬼泣5》难度不如《血源诅咒》!食屎啦你!)

  二手游戏是有灵魂的,不仅有,而且只要能给玩家带去快乐,带去新鲜感,带去惊喜,带去制作人的创意和恶意,那它无论是摆在您的书柜里,还是运行在下一位玩家的主机里,就始终实现着自己的宝贵价值。通过二手交易,所有玩家在市场中也都以自己力所能及的方式支持着自己喜欢的游戏。

  即便站在厂商的立场上,我国二手游戏交易带给厂商的损失比起海外主要市场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恰恰相反,我国主机市场其实非常缺乏完善的二手游戏生态,带来的直接负面影响就是占越来越大比重的普通消费者几乎沦为“一次性”消费,因为很多人买过一两次游戏后就会觉得“贵”——不要拿一顿饭好几百一个包包大几千类比,因为游戏在他们的生活中真的没有那么重要。

  只不过在游戏厂商眼中,不成规模的二手市场在某种程度上正好省去了他们绞尽脑汁推广数字版的努力,如果能在消费者养成二手交易习惯之前更进一步打消其念头,简直就再好不过了。


活动五-万事达娱乐注册平台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四-万事达娱乐注册平台_1970高奖金官网just go 活动三-万事达娱乐注册平台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二万事达娱乐注册平台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一万事达娱乐注册平台_1970高奖金官网